新葡京32450_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www.801.net |官网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政府应如何合理设计碳税?(2016年第四期)
DEBORAH GORDON, JESSICA TUCHMAN MATHEWS   2016-11-17
字体大小 A- A+
收藏
对于减缓气候变化的努力,一刀切地向石油末端产品征税很可能会取得反效果,而实行一个考虑石油生产和使用全过程的聪明的碳排放税则会更为有效。

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615日发表文章称,对于减缓气候变化的努力,一刀切地向石油末端产品征税很可能会取得反效果,而实行一个考虑石油生产和使用全过程的聪明的碳排放税则会更为有效。

报告首先分析了一刀切碳排放税的弊端:只对末端产品的使用征税,而没有考虑到生产、提炼、运输石油等过程中大量的碳排放。由于近期石油行业发生了很大变化,以美国的油砂为首的新型石油迅速进入市场,导致不同种类的石油的上游碳排放量的差别不断增大。因此,如果对所有种类的石油的末端产品采用一刀切的方式征税,可能会取得欲速不达的效果,反而鼓励那些总体排放量高的石油种类的生产(因为燃烧其末端产品的排放量比那些总体低碳的产品少)。而且,仅对末端产品征税也不能鼓励石油企业在生产、提炼、运输过程中进行创新而减少碳排放。

报告指出,聪明的碳排放税应该考虑石油生产、提炼、运输和使用全程的碳排放量,包括石油生产过程中如石油焦之类的副产品。报告提到,目前已经有研究数据,使量化不同种类的石油的碳排放量成为可能。报告建议,碳税应该从提炼商环节收取,因为提炼厂商数量较少、较易控制,而在提炼商环节又可以较容易地将部分成本转嫁到上游生产商和下游消费者身上,使整个供应链合理地分担税负。

文章建议,为避免太多的政治阻力,碳排放税应采用税收中性模式,征收碳税的同时减少企业所得税以刺激经济,并将碳税收入以其他形式返还给穷人和中产阶级以补偿他们因碳税而增加的支出。文章还提到,考虑到石油涉及到广泛的国际交易,有需要进行边境税调整以照顾竞争力以及防止部分排放逃税。另一方面,准确全面的数据对于明智的碳排放税非常重要。

文章提到现有涉及碳排放的数据分散在多个政府部门,将来需要指定一个部门统筹,报告也提及采用遥感卫星测量产油过程中碳排放量的可能。总之,实行这种聪明的碳排放税还有不少挑战,但可以肯定这将是向市场释放明确信号并使其转向低碳经济的重要一步。(原题:A  Smart Tax:  Pricing Oil for a Safe Climate)

王波(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低碳经济研究所副所长):行业减排是减缓气候变化的重要路径。石油产业是重要的温室气体排放行业之一,对未来全球气候变化减缓行动具有重要意义。石油产业国际化程度高,产业链长且复杂,该行业减排政策的制定要考虑到三个主要因素:1、如何在全球范围内规范石油行业的温室排放减排标准;2、如何在石油行业和其他化石能源行业(如:煤炭行业)之间设定既公平又有差别的减排标准;3、如何避免碳税 成为国际贸易保护主义的借口。对策:1、主动出击,在我国的石油生产行业设定排放标准和减排目标,既降低我国石油产业的的碳排放强度,又引领和塑造未来国际石油产业排放规则的制定。2、尽量通过碳排放权交易等积极的政策手段来实现(石油)行业减排,避免通过碳税等消极的政策工具(欧盟的航空碳税计划就是前车之鉴),以防止产业将减排成本转嫁给消费者,徒增交易成本。

相关专家
相关课题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